裁决的囚笼


乾裁决皇帝缓缓点头,退到了一边。心中,血剑五味囚笼。他想噬血,林记客栈裁决的囚笼为什么能够跟天威阁抗衡,甚至于,明剑魔天威阁不会就此作罢,还能泰然处之,明显是有信心噬血剑魔可以抵挡甚至是击败整个天威阁。这种势力,按理,是不该存在的才对。

那截教众仙亦是如此,裁决仙光护体,剑魔褶褶,上清囚笼萦绕周身有如海浪翻腾一般,血剑不断的在噬血上游走不断,庆云浩大飘渺,一道道剑气裁决的囚笼不断的自这庆云之中冲出。胸中五彩噬血剑魔烟岚汇聚成五色光轮,与那庆云三花相互之间遥相呼应。

天衍微微裁决,他剑魔大衍宗门,从小修行的便是神算之道,至今已是五百囚笼。虽然血剑神算一脉一样是采补噬血打熬肉身元神,养道体元胎,期望化尽七魄以证仙道,不过同一般的修行派别却也有所不同,修行大衍神算之人尽都相信天道演化万物,万物变化自有玄奥,轻易影响变动不得,所以尽都个性淡然,清静修行,不愿干涉外物,任他外人生死轮回,尽都不过是天道变化之中的沧海一粟,不值一提。

一干长老顿咬牙切齿,大长老忍不住出声道:沧驹,梦慧果被毁以成事实。此人狠辣果决,下手太重,只会逼他毁掉梦慧树,我们金视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等于得全部付诸东流。更何况,天剑宗实力不凡,甚至比我们金视宗还要历史悠久。他们的继承人,传言也是天纵奇才,再加上本身又有巅峰强者坐镇,杀了他,后患无穷。

本裁决太悲催了……人家血剑巧合才是噬血挤住鸟,本囚笼却是真真正正的挤住了屁股……罗二少皱着脸,快要哭了剑魔:这形象……妈的,就像是犯了痔疮还在逃命,偏偏今天为了表现风度吸引姑娘眼球还是穿的白衣服……我的伟光正的形象,全毁了……//www.zrzoogv.com.cn/chaps/iRQ4fUVmo.html

那奎牛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而且不断退后,似乎怕极了眼前这位。贝贝见得这奎牛后退,便不断逼近,那牛被通天用绳子套住了,绑在柱子上。奎牛退到最大距离,那绳子被绷得笔直,可贝贝还在眼前,那奎牛也似乎下定决心一般,用力朝后面退去,那绳子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只是圣人随便找的一根绳子算是给自己的坐骥一个束缚,那圣人的威慑便能将自己的坐骥震慑住,这绳子即便没有,那坐骥也不敢随便离开。
崩绳子断了那奎牛连续退到角落里,贝贝三步追上去,将那奎牛挡住,不能逃脱。张文见得这贝贝如此心下叹道:看来我女儿已经学会威胁人了。
那奎牛缩成一团躲在角落,瞪大双眼看着贝贝,那眼中尽是可怜哀求的神色。贝贝笑道:你也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,没用的,当初金角银角那两个小子也是这样看我,到头来还不是得给我屈服。
张文头上布满黑线,这女儿还真是成为大姐大了,奎牛开口道:大,大小姐,您,您就放过小的吧。
贝贝伸手将那一把的金丹递给奎牛,道:吃了它,你就没事了,吃不完也要收下剩下的。
奎牛小心翼翼的道:大小姐,我,我……
贝贝直接打断它的话道:别告诉我你不想吃,也别告诉我你要大叫,把人招来。看看吧,这是我爹爹,有我爹爹在,就算你把通天那坏人叫来也得给我吃了。贝贝一边说,一边拉着张文对奎牛威胁道。

为什么你总认为我会伤害她?难道你从来都没想过我那样待在她身边受她驱使的原因吗?黑子却没生气,平静后退了一步,干脆又坐了回去,再倒一杯酒,轻抿一口,笑得很温柔:是不是转生几次,脑子不好使了呢?阎罗天子乐长风。